首页 今日奇闻 明星轶事 美图美女 灵异恐怖 车祸图片 奇闻怪事 奥秘探索 秘史考古 风水命理 热门资讯 资讯专题

探秘格陵兰壮观融冰:百万年冰盖大量消融

时间:2011-09-08 20:59点击: 次 
探秘格陵兰壮观融冰:百万年冰盖大量消融(图)

冰雪融水蚀刻出45米深的峡谷。

探秘格陵兰壮观融冰:百万年冰盖大量消融(图)

一名野外考察助理正下降至裂隙深处。

裂隙底部可能会连接至垂直的井穴(即冰臼),地面上的湖泊便是经由这种井穴把水排入冰盖深处。

探秘格陵兰壮观融冰:百万年冰盖大量消融(图)

与冰块和融水搅和在一起的黑色斑块是冰尘——被风吹至格陵兰岛的粉尘,通常来自远方的沙漠、火场、煤电站和柴油机。

冰尘降低冰面的反射率,导致吸收的日照热量增多。

探秘格陵兰壮观融冰:百万年冰盖大量消融(图)

冰尘在冰面上侵蚀出一个壶穴,夜间被冰冻在其中的细菌和水藻排出的气体,现在冒着泡儿浮上水面。

乍看去,格陵兰岛是一大片刺眼的白,但随着直升机慢慢向岛面降低,色彩逐渐进入我的眼帘。

延续几公里的范围内,融水如蓝色缎带般镶嵌在冰盖边缘。

白茫茫的大陆上河流如线,湖泊如斑,还有刻蚀出的一道道裂隙。

同时还有一片片非白非蓝,而是褐色甚至黑色的冰面——是一种叫做冰尘的物质导致其颜色变暗。

这种看似泥泞的沙状物质是我的四名同僚研究的关键课题。

这四位分别是:摄影师詹姆斯·巴洛格,其助手亚当·勒温特,地球物理学家马尔科·泰代斯科与博士生尼克·斯坦纳,后两位都来自纽约城市大学。

巴洛格为冰体留影,同时也拍摄其流失的过程。

2006年,他建立起“极度冰川调查组”(EIS),据他说,此举“目的是为正在消逝的事物创建记忆”。

EIS已在阿拉斯加州、蒙大拿州、冰岛和格陵兰岛布置下35台抗风雪的太阳能定时拍摄相机,拍摄冰川照片,所有相机连天加夜工作。

按照设定的程序,这些相机每年拍摄4000-12000张照片,对冰川进行持续性的记录,如巴洛格所说,就像“代替我们看守世界的小监测员”。

距离格陵兰岛西海岸小镇伊卢利萨特70公里的内陆地带属于融化区,冰盖表层不断遭侵蚀,把蓝冰暴露在外。

我们就在这里扎下营地。

在压力作用下,这片古老冰盖中的气泡被挤压出来,气泡减少之后,冰体便吸收光谱中红色一端的色彩,于是剩下的蓝色光被反射。

营地扎在一个巨大的融水湖畔。

泰代斯科和斯坦纳测量湖深,计划将所得信息与格陵兰岛冰川上湖泊深度的卫星勘测数据进行对比。

每天早晨,他们会发出一艘改装的小打窝船搜集数据,船上装着遥控设备、声波定位仪、笔记本电脑控制的光谱仪、GPS、温度计和一台水下照相机。

格陵兰岛的融水湖常迅速排干,让人措不及防。

巴洛格曾见识过湖泊一夜之间排干,冰臼(冰层中垂直于地面的井穴)底部打开,把湖水全部抽空。

2006年,由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和华盛顿大学的冰川学家带领的团队记录下一个面积5平方公里的冰湖排干的过程:超过4千万立方米的水在84分钟内全部消失在冰臼中,流速比尼亚加拉瀑布还要快。

泰代斯科勘测的这个融水湖向外延伸出一条河流,定是通向冰臼的无情大口,我和勒温特决心找到它。

装备好冰斧、冰钻和绳索之后,我们就上路了。

可是才走了不到500米,冰面上的孔洞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只好在刀刃般的冰峰上跳行,就像在刀尖上玩跳马游戏。

我们换了一条路,在冰盖上前进了几公里,最后虽然没能徒步找到冰臼,但却观察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去的路上,我们跳过的冰窟是互相分离的碗状孔洞,而仅仅半天之后,融化程度已经很严重,孔洞间被奔流的溪水连接起来。

当晚在营地,我们得知,泰代斯科和斯坦纳已经确定了融水湖底部的状况—— 存在着斑驳分布的冰尘。

冰尘由空气中的粉尘被风撒落在冰面形成,其成分包括远至中亚沙漠地区卷来的矿尘、火山爆发产生的尘粒以及烟尘。

烟尘来自人工火和野火、柴油机以及煤火发电站。

1870年,北极探险家尼尔斯·A·E·努登舍尔德造访格陵兰岛时,发现了这种颗粒精细的褐色淤泥,并为其命名。

努登舍尔德的时代之后,人类活动增加了冰尘中的黑色烟尘,同时,全球气候变暖也赋予其新的重要性。

地球物理学家卡尔·埃格德·博吉尔德是土生土长的格陵兰人,他把过去的28年都用来进行冰盖研究。

近来,博吉尔德把注意力放在冰尘上。

“尽管冰尘中烟尘含量不到5%,”他说,“但却是这一点点烟尘导致冰尘变黑。

”黑色降低了冰的反射率,从而提高了热量的吸收,于是导致融冰量增加。

每年,白雪伴着冰尘降落在冰盖上,积雪变硬之后,就把冰尘固定其中。

当夏天格外炎热的时候,层层冰面开始融化,包裹在其中的大量冰尘便被释放出来,在表面形成浓度更大、颜色更深的一层物质。

“这是一种恶性循环,并且在不断地进一步恶化。

”博吉尔德说,“就像给冰面蒙上一层黑色的幕布。

”。

尽管我们的探险为期很短,却似乎已经看出这种影响。

仅仅一周的时间内,冰雪融水已经把我们的营地变成一片泥泞湿地。

远方某处,融水湖中的水已经流入我们之前寻找的那个冰臼中。

巴洛格的定时拍摄相机捕捉下这一切。

“它们记录着地球的心跳。

”他说。

探险队离开前,巴洛格说服我下降到营地附近的一个冰臼中。

这冰臼足可吞下一辆货车,然而我还是无法抗拒内心的欲望,想要下到这个被巴洛格授予 “野兽”称号的庞然大口中一探究竟。

我拴在结霜的绳索上,向冰臼中下降。

下了30米后,我身处围墙状的蓝冰中,浑身被冰冷的飞沫浸湿。

头顶上方,三层楼高的冰柱围成边缘崎岖的相框,蓝色的极地天空显现其中。

下方,瀑布轰鸣着消失在深渊中,正是这激流凿出了这个井穴。

科学家们曾把黄色的橡皮鸭子、装了传感器的圆球以及大量染料投入冰臼,希望以此记录水流轨迹,找到其注入大海的地方。

有的球体和染料后来被发现,但所有的鸭子都不见了。

我本来雄心勃勃地想要继续下降,进行更深入的调查,但我又考虑了一下。

在绳子上悬挂了20分钟之后,我又爬了上来。

(责任编辑:lantian 本文网址http://www.shulife.com/view-1046-1.html 转载请保留出处) (移动版)

猜您喜欢
图片推荐
神奇地球推荐
神奇地球最新